第734章 好厉害的阳谋

?热门推荐:
????“小晨,如果那几家大的开发商真的不参加,那么我们就真惨了。”

????胡铭晨看了胡建强一眼。

????“你想啊,就那几家出得起价,如果他们不参加,那那块地卖给谁啊,其他的公司,就算是想买,也拿不出这个钱啊。”胡建强解释道。

????胡铭晨脑子里现在的确是有点忐忑起伏的,这些龟儿子玩这一招釜底抽薪,不仅是针对他,也是针对市府那边,千万别搞什么利益最大化,利益要留给他们。

????“就是,我看你们推了算了,我也是为你们好。”龙国宾紧随其后补充道。

????“龙总,你就没有点私心?完全是为了我们?”胡铭晨意味深长的反问龙国宾道。

????“私心?我能有什么私心啊?不管是六亿还是八亿,我反正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。”龙国宾想也没想,当场就否认道。

????胡铭晨打死也不信龙国宾没有私心,这老家伙怎么看也不会是学雷锋标兵,他故意曰吃饭,透露这么一个隐情,一定是有他的目的存在才对。

????这家伙当面就一口否定,胡铭晨就想嗤之以鼻了。

????“如果说龙总非要有什么私心的话,那就是不希望这块地炒出一个天价来。价格这玩意是有联动效应的,这块地的价格太高了,势必就会抬高其他地方的地价,这样的话,我们公司做别的项目开发,也要付出相应的更高成本代价。”惠岳还没等胡铭晨和胡建强开口说什么话,就很真诚的补充说道。

????惠岳的话听起来真诚,但是这只表明他的反应快而已,他的这个理由,并不是很站得住脚,有点强行挤出来的味道。

????“在我看来,地价高对于开发商来说并不是坏事,只有对老百姓才是坏事。地价高了,开发商才能更加理直气壮的抬高价格,商人更看重的是利润,而不是什么成本。成本高些,利润能翻倍,这是商人最喜欢的。”胡铭晨道,他这是隐晦的表明对惠岳这个解释的怀疑和不信任。

????“可是成本往往就决定利润啊,价格并不是想提高就提高的,就比如我们日常喝的饮料,用的牙膏,你看那售价能随便提高吗?”惠岳道。

????“惠助理,你说的这些消费品的确不能,但是房价能,甚至可以一天一个价,定价权浮动的掌握在开发商的手里,可以今天三千一平米,明天就变成四千一平米,只要有人买,这完全不是问题。何况很多人将不动产当成投资,这种人反而追涨不追跌,价格越涨,他们就越热和越愿意买。”胡铭晨轻轻微笑了一下道。

????胡铭晨这样一说,惠岳就说不出话来了,他有点轻视胡铭晨年轻了,哪晓得胡铭晨对市场的敏锐以及行业的区分了解这么透彻。

????“哎呀,年轻果然就是好啊,有文化有见识,胡总,你们公司的战略官真的是选对了,来,我们再走一个。”龙国宾哈哈笑着站出来打圆场道。

????“龙总,酒就不喝了,喝杯茶得了,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。”胡铭晨不合时宜的抢话道。

????龙国宾很尴尬的看着胡铭晨,两秒钟后又看向胡建强。

????胡铭晨的那个话真的是意味深长啊,酒逢知己千杯少,既然不喝酒改喝茶,就表明龙国宾并不是什么知己嘛。何况这句话还有下半段,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????胡铭晨是在表明,与他们这种说话虚伪飘忽的人,真的再没有什么好谈的了。

????“龙总,今天的确喝得差不多了,我们喝点茶吧,要喝酒的话,下回,下回我请你。”胡建强不知道有没有完全领会到胡铭晨那高深莫测的话,但是他不可能与胡铭晨唱反调。

????“既然不喝,那就不喝了吧,胡总,或许你觉得我在诓你,但是那真的是不存在的,惠岳,去叫服务员上一壶铁观音来。”龙国宾说着就向惠岳挥手吩咐道。

????惠岳站起来就到包厢外面去吩咐服务员上茶。

????“龙总,您也别怪,您是商人,我们也是生意人,大家都是无利不起早的。没有利益好处的事情我们不会干,我相信您也不会干,龙总,请包涵我说话的直接。”胡铭晨道。

????“呵呵,直接点好,坦率点好,我也不希望云里雾里绕弯子。只不过在江湖久了,有时候也会变得不得已,生意场是个大染缸啊。”龙国宾对于胡铭晨的抢话有点适应了,他不仅没有显得生气,反而还冲胡铭晨笑得起来。

????龙国宾已经察觉到,这位所谓的战略官,无论见识还是影响力,似乎都比胡建强本人来得强。否则的话,一个下属老是抢在老总的面前说话,这是非常忌讳的。

????而胡铭晨就是这么干了,根本不经请示,更重要的是,胡建强还认可,丝毫不觉得胡铭晨这么干是突兀和不对的。

????“这可以理解,没什么好奇怪的。”胡建强简单道。

????“胡总,胡先生,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第一,我和你们说这些,不管你们信与不信,的确是为了你们好,我真的是不忍心看到你们亏得一塌糊涂。刚才胡总说对了,有实力吃下这块地的就那么几家公司,他们只要不报名竞标,这块地就根本卖不出去。其他的中小公司,出个三四亿就顶天了。这其次嘛,我的确还想买你们手中的那块地,两个亿,我愿意出这个钱。想必这个价钱,你们不会再觉得不值了吧?这也是我能够拿出来的全部资金。”龙国宾摆出真诚无比的态度语重心长道。

????“龙总,我没听错吧?你愿意出两个亿来买?我记得上次”胡建强诧异道。

????要是龙国宾真愿意出价两个亿,那么兴盛公司的期望目的就基本上达到了,自己的利益能够保住,那还有什么必要玩那些别的花招。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去给搞什么保底,冒那样的大风险了嘛。

????“上次报的价与这次的确是有点差距,我也不藏着掖着,单单你们这块地,我们依然还是觉得不值这个价,但是,如果与市府旧址那边连起来,就可以抬升一个价码。”龙国宾道。

????此时服务员端了茶水进来,惠岳给每个人先倒了一杯。

????胡铭晨抿了一口茶:“龙总,那言外之意就是,你这边已经找好了另外的一家大公司合作,你买我们这块地,那家公司买市府的那块地,你们两家公司再合作新建开发,对吧?”

????“哈哈,聪明人果然就是聪明人,不需要怎么说就一听明白。胡总,看来我这边也要学学你,找一个类似的战略官。”龙国宾并不否认的哈哈笑道。

????上回龙国宾玩的是阴谋,而这次,这家伙直接玩阳谋。

????他们在胡铭晨这边抬高了一点价,保住胡铭晨的利益,之后再从市府那边挖下一大块来,弥补起来绰绰有余。毕竟市府旧址那块地才是大头,那边的价格只要降个两亿,就已经足够将胡铭晨他们这边给吃下来了。

????胡铭晨和人家谈商人的追求和心思,人家也是这么玩的。

????两个亿的报价是胡铭晨上回给金付宽的价格,现在龙国宾就堪堪拿这个价格来对付。

????胡建强他们只要点了头,那么他们的利益就有了,一进一出,轻轻松松就赚了一亿六七千万。

????只要这边摆平了胡铭晨他们,再由他们去对市府那边釜底抽薪,到时候这块地的价格想涨也涨不上去了。

????可能有人就会问了,怎么会涨不上去?只要是拍卖,其他公司一样会把价格抬上去的啊,与龙国宾合作的就一家公司,又不是好几家公司,那家公司不愿意价格高,其他公司可以抬高的呀。

????说回来,这就是龙国宾腆着脸约胡铭晨他们出来,还摆出这副诚意的原因了。

????只要胡铭晨他们这块地到了龙国宾的手里,那么他就可以以此作为杠杆。甚至他还可以放出风声,其他公司如果买了市府的那块地,那他这边就不卖,原地不动。

????得不到朝阳巷这块地,光市府那块地,真就是鸡肋。好不好?当然好,但是能不能好到一本万利的程度,能不能好到一开发就耀眼的程度?答案就是不行。

????这就如同一个小区,不管房子修得多么豪华,但是小区里面一点绿化没有,没有小区花园没有小区广场,反而旁边是垃圾堆,那在豪华也低级,也卖不上价。

????胡铭晨他们这块地完完全全可以起到卡脖子的作用,一个现代化的商业中心,但是门口就是一溜破旧的老房子,这个商业中心还能高级到哪里去?更何况,这排老房子今后会修成什么样还不知道,万一人家搞成个菜市场,搞成个水果市场,那这个高级商业中心就变恶心了不是。

????在这样的局面下,谁还会花大价钱去买市府那块地,别人不愿意花高价,岂不就是便宜了和龙国宾合作的那家公司吗?

????总之,如果这么干,胡铭晨他们没亏,龙国宾他们大赚,亏的就是市府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