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4章 赎金,十个亿

?热门推荐:
????“你说得对。”司鸿初被提醒了:“如果张辉绪要求用手机银行转账,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,很可能这会儿周洲已经破产了。”

????“关键就在这。”任侠点了点头:“所以我们必须马上动手。”

????司鸿初立即着手去安排,同一时间里,张辉绪非常不安的走来走去,考虑下一步应该怎么办。

????周洲不满的说了一句:“你能不能别来来回回这么走,看着眼晕!”

????“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话?”张辉绪对周洲很是不满:“过去也没发现你话痨!”

????“那是因为你没绑架我。”

????“你应该看出来我是强忍着你。”张辉绪看着周洲恶狠狠地提出:“周一,你最好老老实实交出十个亿,大家以后可以相安无事,否则别怪我太狠!”

????“你还敢杀我?”

????“为什么不敢?”张辉绪这会儿彻底想通了:“局面到了这一步,大家都没有退路了,除非是我没绑架你,大家以后才有相安无事的可能。既然我都已经把你给绑来了,就算是你亲爹不管你,周家其他人也不会放过我,更别说有任侠。不管我放还是不放你,这梁子都已经结下来了,我杀了你也不过就是让梁子深了点,但我不杀你大家也没可能成朋友。”

????“你还真有自知之明。”

????“所以最好给我十亿!”

????“给了你就能放了我?”周洲挑衅的问道:“不怕我报复你?”

????“你知道十个亿是什么概念吗?”张辉绪满不在乎的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可以招募大量小弟,有必要的话还可以雇佣职业杀手,从国外请一些雇佣兵也不是问题。我可以用来组建一支非常庞大的力量,不怕你们到时报复我,大不了大家就正面刚一下,”

????“你的算盘打得挺响吗。”

????“当然了。”张辉绪撇了撇嘴:“既来之则安之,都已经到这一步了,咱们双方都没有退路。”

????周洲撇了撇嘴,没说话。

????张辉绪显然盯着周洲,非要把这十亿拿到手不可,而周洲为了保命就只能同意。

????毫无疑问,周洲当然不愿拿出十亿,这可不是一笔小钱,不知要用多久才能赚回来。

????问题是张辉绪亲眼盯着,让周洲清空了股票和基金,周一资金就会到账,到时不管周洲是不是愿意都要转账给张辉绪。

????周洲只能暗中祈祷,事态在周一之前能够得到解决,任侠一定要把自己救出去。

????可任侠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,周洲还真没什么信心。

????尽管一直以来,似乎没什么事是任侠做不到的,可这一次情况不一样,周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,任侠又上哪里能找得到周洲。

????张辉绪见周洲不说话,讥讽地笑了:“想什么呢?”

????“我在想怎么杀了你。”

????“你最好控制住自己的嘴。”张辉绪撇了撇嘴:“别逼我真的把你给杀了,不要怀疑我有这个决心。”

????“好吧,那我就不说了,脑补一下怎么杀你,这总行了吧?!”

????“你真正在想的是任侠到底能不能救你出去。”张辉绪还是很精明的,一眼看穿了周洲的心思:“我觉得你可能要失望了。”

????“任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。”

????“凡事总有第一次,任侠根本不知道你在哪,怎么救你?”张辉绪摇了摇头:“你大概不知道吧,我平常用手机都是打网络电话,没办法通过信号锁定位置……”

????张辉绪说到这里,突然想起什么,马上拿出手机,看了一下通话记录。

????结果,张辉绪发现给周建宏打电话,用的是自己本来的号码。

????使用网络电话其实有点繁琐,需要有一定操作步骤,张辉绪刚才给忘了。

????张辉绪的脸色立即变得非常难看,暗暗责怪自己,大意失荆州。

????刚才是张辉绪看穿周洲的心思,现在是周洲识破了张辉绪:“你是不是忘了用网络电话,刚才直接用自己的手机号?”

????张辉绪倒是没否认:“我是给你爸打电话,用了本来的手机号,不过这无所谓,反正你爸以为这是一场骗局。”

????周洲很是尴尬,没说话。

????“真没想到,你们周家的父女关系,竟然这么复杂。”张辉绪讥讽地笑了起来:“我听说确实有很多富二代,平常在外面吃喝玩乐各种挥霍,家里被逼无奈只能切断经济支持。而富二代也有办法,串通几个狐朋狗友,伪造自己被绑架,从家里狠狠骗一笔钱,你可能没少干这样的事儿吧?!”

????周洲急忙回答:“我才没有!”

????“那么你爹为什么不信任你?”张辉绪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早就知道你是百合,周建宏肯定也知道,是不是对你彻底失望了,所以才不管你。反正给了你钱,你也是拿出去包养女人,传出去还特么挺丢人的,何必让你败坏家风?!”

????周洲又没说话。

????然而,张辉绪说到这里,自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:“等一下,周建宏说,家族生意已经完全交给你,你现在比他本人更有钱……既然这样的话,他应该很清楚,你完全没必要骗他的钱,如果你自己的钱全都挥霍没了,他的那点钱就更不够拿来做什么了。”缓缓摇了摇头,张辉绪又道:“也就是说,你跟那帮混吃等死的二世祖不一样,完全不应该设计这样的骗局,既然周建宏非常清楚这一点,为什么还不信任你?!”

????周洲摇了摇头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????“有两种可能……”张辉绪一边观察周洲的神色,一边缓缓分析道:“第一种可能是,周建宏根本不关心你的死活,甚至巴不得你被撕票,但这种可能性非常低。我多少听说过你们周家的事,其实周建宏自己没什么能力,周家在很大程度上是靠你母亲的家族,如果你周洲今天真的被撕票,你母亲的家族还不得生撕了周建宏。周建宏应该很清楚这一点,没有了你这个女儿,后果非常严重。更何况,你可是周建宏亲生的,不是收养来的女儿,舔犊情深,周建宏怎么可能对你一点感情没有,坐看你被撕票。那么就只剩下第二种可能了……”

????周洲目光闪烁:“你说第二种可能是什么?”

????“周建宏是装的。”张辉绪脑海中灵光一闪:“他知道你真的被绑票了,故意装作满不在乎,说这是你设计骗局骗他的钱,然后想办法营救你。”

????周洲自己还真没想到这一点:“这可能吗?”

????“没什么不可能。”张辉绪急忙喝令手下:“快,马上收拾东西,这里已经暴露了,我们换个窝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