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军中子弟

?热门推荐:
????一个家境殷实的农户,家里没盐了就拿几斗粮食去换,要给娃儿做身衣裳就拿两只母鸡去换几尺布,或者干脆就自己织,这便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,由生到死也许一辈子都没有用过钱。

????可是在柳河湾这些军眷不仅有钱那么简单,似乎家家户户都有不少的储蓄,不然想同情小蚕也是有心无力。明明是在乱世,大多数的人都在挣扎求生,这群人却活得相当滋润。

????毕竟这是一个武夫当国时代,自天宝年间府兵制崩坏便改用了募兵制,军卒不再从事劳动生产,朝廷自然要定时足额的发放饷银,方能养活全家老小。

????铁公鸡李存勖就是因为不给军卒发工资劳保,让他们大冬天的穿着单衣干活,最后落了个难堪的下场。有李存勖的教训在先,后面的皇帝便没哪个再敢克扣军卒的工资。

????除了固定工资,每逢大战都会军卒都会收到赏钱,如后唐时反王李从珂和皇帝李从厚就曾在赏钱上彼此较劲层层加码,中层军官多达百贯,普通士卒也有二十贯。以至于李从珂称帝之后,将国库后宫搜刮干净,都未能满足起兵时许下的承诺。

????此次枢密使郭威率军平叛,第一件事就是抄了国库,一路之用钱铺道,如今仗打了一年多了,手下士卒依旧乖乖的听他指挥。

????这还是小头,大头当数战争本身了,输了的话大不了缴械投降,向新主子要赏钱,跟谁干不是干哪,要是赢了的话就别怪兵大爷手黑了,总之里外都赚。

????如此丰厚的收入有的家里不只一个在军中效力的,岂会没有钱?徐家与他们比邻而居二十年,从未听说这柳河湾的军眷有哪家饿死过人。

????这看似破破烂烂的柳河湾,实则是开封城里的富人区,关键的是这里没有税吏,没有差役,没有地痞,甚至连竞争对手都没有,可不是身在宝山而不自知吗?

????找到了市场,徐羡很快就确定了项目,立刻着手行动起来,毕竟五十贯钱每天都有不少的利息呢。在市面上找匠人订购各种的东西,雇了驴车一样样的运回家里。

????刚刚从木匠那里拿到了模具,明天就可以动手了,徐羡怀里抱着模具往家走,刚一到柳河湾,就看见一群光腚半大孩子在小水塘里面玩水。

????作为一个有着近千户人家的军属大院,柳河湾怎么可能少了熊孩子,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就没少过他们的份,这不又把大家淘米洗衣的水塘给弄成了泥塘,一个个的也都成了泥猴。

????见徐羡过来便有人大喊,“快瞧瞧,书呆子过来了!”说着便有人从水塘里挖了泥巴,甩手就朝着徐羡扔了过来,那团烂泥落在徐羡的身前,裤腿上溅满了泥点子。

????徐羡笑了笑抬脚一铲,身前的烂泥又飞了回去,不偏不倚的落在扔他那人的脑袋上,这下子就好比冷水落进了热油锅,小小的水塘当下就炸了。

????“这呆子竟然还敢还手,九宝你还不去揍他!”

????有人撺掇就有人上当,当下就有一个泥人从水塘里头蹿出来,咯噔咯噔的奔徐羡而来,水塘里面的人一副吃瓜看热闹的架势,只是奇怪这书呆子为什么没有和往常一样抱头逃走。

????九宝也很诧异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动手,毕竟徐羡比他高半头呢,尤其是他不慌不乱就这样笑呵呵的看着自己,让九宝心里发毛,忽然想到这书呆子还诈过尸,更是不由得心生怯意。

????当然也不能就这么的回去,连书呆子都收拾不了岂不是让人笑话,九宝把自己瘦巴巴的肋骨拍得嘭嘭作响咋呼道:“书呆子我也不难为你,让我在你头上扔团泥巴,这事儿就算作罢。”

????“哦,九宝兄弟还真是人小肚量大,可我若是不愿意呢?”

????“啥?你还不愿意!”九宝瞪着眼睛吼道:“那也好说,你把小蚕的卖身契给我,我奶奶说了让小蚕给我当婆娘。”

????“九宝有种!今天就把小蚕讨过来,莫要让她再跟着书呆子受苦遭罪!”

????水塘里头有人冲着九宝竖起大拇指,九宝顿时觉得是个爷们了,“咋样,让小蚕做我的婆娘,我保证以后不欺负你,谁要欺负你我替你出头。”

????徐羡皱眉问道:“九宝兄弟好像还不满十三吧,小小年纪娶婆娘做什么?”

????九宝扣着鼻子道:“废话,当然是生娃了。”

????“那你可知道怎么生娃吗?”看着九宝一脸的懵懂茫然,徐羡笑道:“不如找个劁猪匠。”

????“你说啥,咋又扯到劁猪匠了!”

????“九宝,你个笨蛋他耍你哩!”

????虽然不明白徐羡怎么耍了自己,但是不妨碍九宝冲冠一怒,“你敢耍我,那就尝尝我的铁头功吧!呀呀呀……”

????九宝说着一低脑袋大叫着冲了过来,徐羡不慌不忙的放下模具,身子一晃就抓住了九宝的头发,借力一引帮九宝转了个向,在他屁股上轻轻一踹,九宝跌跌撞撞的重新的扎回水塘里。

????九宝大声的哭嚎,“书呆子欺负我,大魁替我报仇,我把小蚕让给你!呜呜呜……”

????别看这熊孩子平时没少打架跳脚骂娘,可是一碰上外人却十分的团结,更何况彼此都沾亲带故的,徐羡对他们来说就是个外人。

????现在自家人被欺负了,哪儿有不找回场子的道理,哗啦啦的一群人,都从水里钻了出来胡乱的穿了衣裳把徐羡围了起来,为首的人个子不高,身上的肌肉却结实匀称,一个大大的鹰钩鼻子格外的惹眼,很明显这人不是纯粹的汉人。

????自唐太宗始军中就有不少胡人将士,唐末也有这么一支,名叫沙陀人。沙陀人原在北庭都护府治下,安史之乱后北庭和唐廷之间的联系被吐蕃切断,沙陀人便为吐蕃效力,后来双方闹翻,随之内附归唐。

????沙陀人身材壮硕,善长骑射,因为身着黑色军衣又被称之为鸦军。在唐末至五代的乱世之中沙陀人可谓是大放异彩。

????在平定庞勋起义、黄巢起义中沙陀人出力甚多,五代中有三个朝代斗都是沙陀人建立的,李克用、李存勖、李嗣源父子三人都是杰出的沙陀领袖。

????石敬瑭和刘知远虽然也是沙陀人却已经汉化,沙陀人的族群也已经开始解体,不能称之为沙陀领袖。尤其是“汉高祖”刘知远,那可是自称刘邦的后人。

????这个大魁和刘知远一样也是个汉化的沙陀人,除了一个突兀的鼻子和比同龄人稍显壮硕的身材,再没有沙陀人的影子,就连名字都是如此的接地气。

????看着见自己围成一圈的少年,徐羡揶揄道:“看来你们这是准备以多欺少了?”

????回应徐羡的是一阵大笑,大魁上前一步,和九宝一样使劲的拍着胸脯,不过他是真的有料,“收拾你这呆子哪用这么些人,俺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你放倒了,只是俺手重怕弄残了你,猱子你去揍他,莫要把他打死了。”

????大魁说着从身后揪出来一个瘦了吧唧少年,这人眼珠子乱转一副猴精的模样,对大魁小声的嘀咕道:“刚才这书呆子收拾九宝那招不知道跟谁学的,我身量轻怕是克不了他,若是输了岂不是丢了大伙儿的脸面。咱们这些人就数你最能打,干脆利落的将他收拾了,大家伙以后都服你,你没瞧见阿良已经耐不住了,他可是想当头很久了。”

????“是哩,不能让阿良露脸,他想出头也得等俺入了军伍再说。”大魁脑袋里的肌肉明显的和身上一样多,被人一忽悠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枪使,那个叫猱子的家伙抱着膀子,一脸坏笑等着看好戏。

????“别说俺欺负你,让你在俺胸口上先打三下!”大魁说着两臂一绷胸前的肌肉便一动一动。

????“当真要打?”

????“俺看你是怕了,从俺裤裆里面钻过去,俺今天就饶了你!”

????“钻裤裆!钻裤裆!……”

????在娱乐活动贫乏的古代这绝对是个好节目,周围的熊孩子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,纷纷跟着起哄。

????徐羡背着手道:“我是觉得没半点好处,这架打的不值得。我看不如这样吧,我输了钻你裤裆,你要输了该怎么办?”

????“俺要是输了,也钻你裤裆!”

????“谁稀罕你钻裤裆,你要是输了以后见了我要毕恭毕敬,凡事听我吩咐,叫你往东不能往西!”

????“啥?那俺一辈子岂不是要听你使唤!”

????“就是这个意思,你若是怕了就乖乖的让开,以后不要这般在我跟前装什么英雄好汉!”

????“俺会怕你,赌就赌!看拳!”

????徐羡连连摆手,“你不是说过让我在你胸前先打三下的吗?”

????大魁挺起胸膛,“有个什么区别,打便是,不过不准打别处!”

????徐羡走到他跟前,伸出食指在他结实的胸膛点了三下,猛地后撤几步,促狭的笑道:“我打完了,你可以动手了!”

????周围熊孩子哄堂大笑,大魁怔了怔才回过味儿来,脸上涨的通红,怒吼道:“书呆子敢耍俺!”话没说完人已经扑了上来,拳头直奔徐羡的面颊。

????徐羡身体一矮猛地向前一窜,与大魁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,左手肘猛地捣向大魁的肋下。作为市少儿杯武术比赛殿军,还曾自修过截拳道的徐羡,对自己的身手相当自信,这一下就算打不折肋骨,也让他趴在地上起不来。

????谁知大魁只是捂着肋下呲牙咧嘴,徐羡自己反倒是被他蹭的脚步踉跄,大魁刚刚要抬脚徐羡已经抢先踹在他的左胯上,原本应该摔个四脚朝天的大魁只是踉跄的后退几步,这家伙当真壮得跟牛犊子一样。

????大魁吃了亏,心里已是生了真火,也不管什么拳脚,把两只胳膊抡得像是风车一样朝着徐羡冲了过来。

????有倒是乱拳打死老师傅,徐羡反倒是不知如何下手,被他逼得连连后退。大魁猛地一跃,一把抓住了徐羡的肩头,不等他抓牢,徐羡忙扣住他的中指,稍稍用力一掰,用力一扭大魁的胳膊,便将他按在身下,“你输了!”

????“俺没输!俺没输!”大魁怒吼着不顾手指头被掰断的风险,一个打滚儿反将徐羡按在身下举拳便要打,人群里头窜出一个人影撞在大魁的身上,大魁在地上一连打了好几个滚才止住身形。

????这少年身材高大圆脸大眼,柳河湾难得有这么五官端正的少年,他对着爬起来的大魁道:“大魁你输了!”

????大魁气急败坏,“胡说,俺没输!阿良别以为俺不知道,你就是想让俺出丑,自己当头!”

????阿良不屑的笑了笑,“一群孩子头有什么稀罕,我才不与你争。不过今天你丢了护圣军(注1)的人,我却不能不管。”

????“俺丢人?要不是你拦着,俺已经把这呆子揍趴下了!”

????“刚才你和徐小哥交手,他第一次用手肘捣你肋下,若是用全力你的肋骨已是断了;第二次明明可以踹你裤裆,却只踹了你的左胯;第三次你被制住若要翻身除非自断手指,看看你的手指是否断了?人家饶了你三次你却得寸进尺,以后出去莫要再说是咱们护圣军的人。”

????猱子跳出来笑道:“大魁我瞧得清楚,徐小哥确实对你留手了。在咱们柳河湾打架不算事儿,打输了不认输你爹知道了都要揍你。”

????他殷勤的将徐羡扶起来,替他拍打着身上的尘土,“咱们都知道徐小哥是个读书人,不曾想手上竟然有两下子,连大魁都不是对手,佩服佩服。”

????明明就是这家伙先后挑拨了九宝、大魁与徐羡打架,一肚子坏水,这会儿倒出来做好人了。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,徐羡也不好拿他发作只道:“是大魁兄弟承让,才让我占了一分先手。”

????“赢了就是赢了,大魁还不过来认输,记得以后要听徐小哥使唤哪!嘻嘻……”这家伙还忘火上浇油,当真是坏的很。

????“既然输了俺也没啥好说的,姓徐的要杀要剐随便你,可要让俺给你当小厮没有门儿!”

????五代的军卒多是骄兵悍将,皇帝也不放在眼里,军中子弟亦难免沾染父兄兵匪气,几手赢得并不算漂亮的拳脚就想让他们折服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????何况徐羡的这位宿主原就是个怂包,没有半分王八之气,更没有什么让人纳头便拜的本钱,他拱拱手道:“大魁兄弟言重了,之前的话我不过是随口说说,莫要往心里去。家里还有事,这便告辞了。”

????徐羡捡起地上模具转身而去,周围的人下意识的给他让出一条路来。看着他的背影大魁道:“这呆子似是换了个人!”

????阿良扭头反问,“那你还叫他呆子?”

????注1护圣军是侍卫马军的军号,差不多就是番号。